殉国处血石辗转 忠烈祠灵牌犹存

 军事资讯     |      2019-11-27 22:26

抗战馆文保部专家表示,张自忠时任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不仅是抗日战争时期军队牺牲的军衔最高军人,也是二战期间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这两块血石由张将军弟弟寻找

周总理称他是“中国抗战军人之魂”,李先念说他是“民族英烈,气壮山河”,他就是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也是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最高将领之一。

抗战馆文保部专家表示,张自忠时任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不仅是抗日战争时期军队牺牲的军衔最高军人,也是二战期间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这两块血石由张将军弟弟寻找并保存,之后捐赠给军事博物馆,此次抗战馆展出的是血石复制品。

张自忠是二十九军老人,早在1933年就与日军交过手,在喜峰口与日军大战七天七夜,可谓壮怀激烈!《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就是纪念二十九军的,后来演变为对日寇同仇敌忾的抗战歌曲。

本报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数千展品中,精选其中数十,将之转化为“纸面展览”,呈现于广大读者面前,请随我们一起走入“展现”,循着一件件实物,回溯那些或悲壮或传奇的战争故事;走近那一个个沥血不屈的前辈英雄,贯通时空、贯通热泪、贯通血脉,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之旗,扬得更高

抗日战争中,张自忠作为国军正面战场上抗战,全是面对日军精锐、硬碰硬,其艰难程度不言而喻。而着名的台儿庄大捷就是张自忠、白崇禧、孙连仲、汤恩伯等国军名将们的一起联合演出,并且演出非常成功,极大的鼓舞了全国抗战士气。张自忠将军在此役中也是功不可没的。

1940年5月16日下午,湖北宜城,最后一枪击中张自忠将军的头部,日军一等兵藤冈的刺刀又猛地插入他的身体,已身中数枪的张自忠轰然倒地,鲜血浸透了他身下的乱石今天,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两块被张将军鲜血浸染的血石静静躺在展柜里,以静默诉说中国人誓死抵抗外敌的历史

但是在两年后的1940年,没想到这位抗日名将却为国捐躯了,中国的抗日损失一员大将。

抗战馆展厅里,人们经过张自忠将军的照片时,都忍不住赞叹他英俊威武的外表,看到那两块血石,又转而陷入沉默展柜里,展出着张自忠赠第29军军训团团长过家芳的瓷盖碗、张自忠牺牲处的血石、初葬处石碑、殉国周年纪念专号等文物,

1940年5月日军集结30万大军发动枣宜会战。5月15日,张自忠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围激战一天一夜。张自忠左臂中弹仍坚持指挥作战,打到最后连卫队也派上去了,仍然突不出日军的包围。到5月16日下午4点左右,张自忠所部全军覆灭,张自忠将军也为国捐躯。

抗战馆文保部专家表示,张自忠时任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33集团军总司令,不仅是抗日战争时期军队牺牲的军衔最高军人,也是二战期间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这两块血石由张将军弟弟寻找并保存,之后捐赠给军事博物馆,此次抗战馆展出的是血石复制品

据说日军的一份档案记载,一个叫藤冈的日本兵口述了张自忠将军殉国的全过程。

而另一件珍贵文物——张自忠初葬处石碑,是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张自忠牺牲后,日军被他的英勇顽强震动,郑重装殓他的遗体,葬在湖北省襄阳县内一处山坡上第33集团军派兵将张自忠遗体抢运出战场,国民政府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后在张自忠原葬地立了一块石碑,那便是今天我们得以瞻仰的这块石碑解放后分田到户,这块石碑随土地一起分到湖北襄阳陈家集村农户陈广华家。多年后,张自忠的女儿张廉云在寻访中发现了这块石碑,并将消息告诉了抗战馆,后来,陈广华将这件文物捐献了出来2007年,石碑首次公开展出。

当时藤冈冲在前面,看到一个高大身材的中国军官,他全身是血身上多处受伤,但仍然屹立在那里,而他的部下已经全部阵亡。那中国军官眼睛里射出两道慎人的目光,气场十分强大。那一刻藤冈竟愣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这时他听到中队长吼了一声,射出一颗子弹正中中国军官的头部,那军官眉头皱了一下。这时候藤冈被中队长吼声或者是被枪声震醒了,他回过神来,举起刺刀倾尽全力冲上去,刺向了那高大的身躯……那中国军官坚持不住了,轰然倒地……

1940年4月中旬,日本侵略军为确保武汉,先后调集30万兵力,企图将中国第五战区部队主力围歼于枣地区。5月1日,中国守军第2、11、31、33集团军先后在唐河、枣阳、高城等地区与日军展开激战8日,枣阳失守。10日,第五战区对日军展开反击,从北、西、南三面对日军包围夹击

当时日军并不知道这位中国军官就是国军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上将张自忠。

当时,第33集团军只有两个团驻守襄河西岸,日军集中兵力对其进行南北夹击,激战中,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与司令长官部之间的通讯联络中断,与北线友军难以配合在这紧急关头,张自忠作为集团军总司令本可以不亲自率领部队出击作战,但他不顾部下再三劝阻,坚持由副总司令冯治安留守襄河西岸,自己亲率部队渡襄河截击日军

当天晚上日军才最终确定战死的就是张自忠。他们给张自忠将军敬了一个军礼,并且用柏木棺材埋葬了张自忠将军。日本人觉得张自忠是个可敬的敌人,他战斗到最后直至为国捐躯。

渡河前,他在给冯治安的亲笔信中写道:“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同时为鼓舞士气,亲笔告谕所部将士:“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它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勉之”

国军这边得知总司令殉国以及遗体下落后,决定要把张自忠将军的遗体抢回来,以免日本人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于是组织了50多名便衣队带上短枪,经过与日军零星的战斗后,将总司令的遗体抢了回来。

张自忠将军率部渡河后,与日军5000余人血战一天一夜。第二天,日军调集飞机大炮轮番轰击5月16日清晨,张自忠率领的部队被迫退至南瓜店附近的十里长山,日军得知第33集团军总司令部被包围,集中全力疯狂围攻激战中,张自忠左臂负伤,仍镇定指挥战斗,其间腰部又中弹,倒地后的张自忠浴血督战,但因力量悬殊,身边将士伤亡殆尽。

当医疗人员用酒精擦洗遗体全身时发现张自忠将军全身共8处,其中炮弹伤2处,刺刀伤1处,枪弹伤5处,真是遍体鳞伤。

在最后时刻,张自忠被大群日军包围。据日军资料记载,当时,日军231联队第四分队一等兵、18岁的藤冈第一个冲到这位中国军官近前,血泊中的张自忠勉力站起身来,怒目直视藤冈,他刀剑一样的目光竟然使藤冈胆怯止步,惊愕地愣在当地第三中队长堂野随即开枪,子弹击中了将军头部,但他仍没有倒下惊醒一般的藤冈端起刺刀,拼尽全力刺去,将军的高大身躯轰然倒地。

后来张自忠将军的灵柩由湖北武昌运往重庆,举行国葬。沿途军民得知是张自忠将军遗体无不悲痛欲绝,痛彻心扉。

张自忠牺牲后,日军在他左胸兜里找到一支派克金笔,上面刻有“张自忠”三个字。由此,日本军官得知这位军官就是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

1940年5月28日张自忠将军灵柩运到达重庆朝天门码头,蒋介石带领政府军政要员迎灵。据说当时蒋介石趴在张自忠将军灵柩上大哭,在场者看了无不动容落泪。

当晚,日军中断了在汉口电台的正常广播,插播了一条特别战报:“日军第39师团,在扫荡湖北宜城作战中,发现了支那大将张自忠总司令及其下属幕僚团长等多人的遗体。”蒋介石获悉张自忠遗体落入敌手,急令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张自忠遗骸38师师长黄维纲率数百人便衣队夜袭日军,终将张将军遗体抢回

5月28日下午国民政府为张自忠将军举行了盛大隆重的祭奠仪式。

湖北宜城,张自忠纪念园内,汉白玉栏杆围绕着一块面积不大的“厂”形石丛,这儿还有个名字叫“血窝”,血窝是张自忠将军殉国之地,由七块石头组成,张自忠牺牲后连日小雨,当地人在此处发现了张自忠将军印章和一摊血水,

而张自忠将军的夫人得知将军战死后,悲痛欲绝,绝食几天后也随将军去了……

关于血石的发现和保存,还有一段故事。七弟张自明是与张自忠关系最密切的兄弟,张自忠牺牲三年后,张自明来到南瓜店十里长山凭吊,在老乡的带领下,张自明找到张自忠将军牺牲地点,并捡拾起两块浸染鲜血的石头张自明将这两块石头带回,请石匠刻下“血石”两字,一直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