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脱欧惮风险 多家跨国公司削减在英业务

 外国军情     |      2019-11-28 11:52

多家跨国公司日前宣布削减在英国的业务和员工。尤其近期英镑暴跌,在“脱欧”的大背景下,英国的商业前景和氛围出现恶化征兆。

英国在2016年6月23日举行全民公投,最终决定退出欧盟,此决定引发了金融市场的一场大地震,余震一直贯穿了2017年全年。而在一言不合就分手之后,英国和欧盟方面却还需要处理更多的后继事宜,2018年对于他们来说,也仍不是轻松的一件

多国金融机构准备将欧洲总部搬离伦敦

事实上,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1948年保守党年会上曾说过:“我们和欧洲在一起,但从不属于欧洲”。一语道破欧英关系的貌合神离。1973年,英国加入欧盟,2016年2月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当年6月举行脱欧公投。最终 2016年6月,英国全民公投支持脱欧,意味着“相恋”43年的英国与欧盟最终以分手告终。

据经济参考报10月13日报道,俄罗斯外贸银行日前成为第一家公开表示将把欧洲总部撤离英国的大银行,理由是担心英国“脱欧”协商过程将漫长而混乱。

脱欧的最大代价或许是伦敦逐步丧失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在伦敦设置总部的金融公司已纷纷就英国退出欧盟后如何继续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做出应急方案。多家国际金融机构表态,要削减伦敦的工作岗位和部门,转移到欧洲大陆。伦敦资本大迁移将引发怎样的金融圈风暴?

周二有报道表示VTB银行副主席兼首席财政官Herbert Moos表示,董事会正考虑将欧洲区总部转移至法兰克福、巴黎或维也纳。随后VTB资本全球首席执行官Alexei Yakovitsky于本周三对媒体表示语气又稍有缓和,但他同时也表示,“就像其他人一样,我们正在评估潜在的结果。VTB资本是VTB银行旗下的投行部门。

图片 1

俄罗斯外贸银行副董事长兼财务官穆斯表示,董事会正在考虑几个选项,包括法兰克福、巴黎和维也纳,考虑的条件包括监管制度、财政政策和人力资源,年底前将做出决定。他说,VTB对伦敦办公室曾有更远大的抱负,但英国“脱欧”公投后只能缩减规模,另择他处作为欧洲总部以实现计划。

一、英国脱欧简单回顾

穆斯说:“我不认为英国脱欧协商的过程会很快。我也怀疑欧洲央行能接受我们把重要的事业移到欧盟以外的地方。要在两地同时设置重要事业,费用很高。”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公投,决定是否脱离欧盟。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计票结果显示,脱欧阵营以52%的得票率获胜。英国在加入欧盟43年后选择退出,成为第一个退出欧盟的独立国家,这对已经在希腊债务危机和难民潮中饱受冲击的欧盟来说是又一次严重打击。

俄罗斯外贸银行在伦敦聘用数百人,该行一些重要部门也设在此地,比如反洗钱和法律部门。该行在德国、法国、奥地利和爱尔兰原本也都设有办事处。以资产计算,VTB是俄罗斯第二大银行,61%股权为国有。

2016年6月24日公投结果揭晓后,英镑大跌。此后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辞去首相一职,特蕾莎·梅接任英国首相。2016年10月2日,新首相特蕾莎·梅宣布于2017年3月底前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

图片 2

2017年3月13日,英国议会上议院通过脱欧法案,为政府启动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脱欧铺平道路。3月16日,英国女王正式同意脱欧法案,并授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启动脱欧谈判的权力。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早在9月初,瑞士银行业巨头瑞银就表示在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后有可能会将1500个工作岗位撤出伦敦。

2017年6月20日,英国脱欧谈判正式启动。经过近6个月的博弈和妥协,2017年12月14日至15日欧盟峰会期间,欧盟与英国就前期三大议题——公民权利、财政义务和爱尔兰边境问题达成重要共识。欧盟27国同意脱欧谈判进入第二阶段,该阶段双方将先后就两大内容进行协商:第一,2019年3月后的过渡期欧盟与英国双方权利和义务的细节;第二,计划于2018年3月启动贸易和安防合作等谈判。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Sergio Ermotti称,有大约20%-30%在伦敦的员工会受到影响,并表示已对英国退出欧盟后所达成的任何协议做好准备。

2017年11月,英国确定了退出欧盟的历史时刻: 2019年3月29日。这距离特雷莎梅发函欧盟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好两年。即使英国和欧盟未能达成协议,英国也会在这一天脱离欧盟。

“我们目前在伦敦雇佣有超过5000名员工,其中约有20%-30%可能会受到影响,”Ermotti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中说道。

二、伦敦资本大迁移的原因

“我们相信伦敦将继续成为重要的金融中心,但其重要性有可能会比现今降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发出警告,英国“脱欧”可能破坏全球金融稳定。当前美国五大投行驻欧盟的雇员中,有89%位于伦敦,而这些银行在欧盟地区资本市场活动的66%也位于伦敦,伦敦对这些金融机构的作用可谓是举足轻重。而英国“脱欧”后,伦敦的银行跨国经营能力可能受到限制。

此前劳埃德银行也曾表示会将部分业务移至欧洲大陆,除非英国可以在正式退欧后继续保有对欧盟单一市场入口的进入权。

英国脱欧以后,多家国际金融机构表态,要削减伦敦的工作岗位和部门,转移到欧洲大陆。其原因如下: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后,在伦敦设立欧洲总部的美国金融机构,正蕴酿将总部搬去其他欧洲城市。摩根大通正考虑改变在欧洲的实体架构,在英国的16000名员工会受到影响,部份岗位会迁至欧洲其他地方。摩根士丹利也表示,随着公投结果的影响在未来两年变得清晰,到时就会考虑调整在欧洲的运作模式。

首先,在2019年英国正式脱欧前,仍有冗长而复杂的脱欧谈判需要进行。同时,英国经济前景并不明朗也是市场担忧的一大问题。英国脱欧公投后,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下调了英国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从AAA降到了AA,评级展望为“负面”。此外,标普还下调了英国多家大型银行的评级展望。2017年9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也宣布,由于担心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下调英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1降到Aa2。

事实上,就在脱欧公投之前,已经有多家金融机构警告可能会迁出伦敦。当中包括在伦敦有不少业务的法国三大行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连英国最大银行汇丰控股都说过将数以千计员工迁往巴黎。

其次,英国丧失“欧盟护照”地位。“欧盟护照”,指的是金融企业在欧盟各国自由经营,为欧盟境内任何地方的客户,提供无缝隙、跨国境服务。英国脱欧以后,伦敦的金融机构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办理欧洲大陆的业务,还是个未知数。

另据专业咨询机构毕马威的最新调查显示,受退欧公投及其所带来不确定性的影响,大多数英国公司首席执行官正在考虑将总部搬离。这一结论基于对100个英国CEO的调查,被调者所掌管的公司年收入均在1亿至10亿英镑之间。

再次,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的金融活动税费优惠,也要重新计算。金融业是特殊的服务业,提供的服务是融资,得到的收入是利息和费用。本来各国对于金融活动的利息和费用,也要收税。在欧盟的框架下,欧盟各国对于英国的金融活动,进行税费减免或者优惠。脱欧以后,这些优惠政策要重新计算了。

该调查显示,有72%的CEO在6月23日的公投中曾投票支持留欧 。如今,他们中的76%称将会在英国退欧后进行某种程度的迁移。毕马威英国主席Simon Collins总结调查结果并在彭博的采访中解释道:这些CEO正在对于巨大的不确定性制定应急预案。超过半数认为退欧会致使英国的商业能力受损。因此对于许多高层来说,重要的是能够对不同场景进行计划以求应变。

最后,金融行业是人员流动性最大的行业。原来伦敦和欧洲大陆的人员可以自由轮换。脱欧以后,伦敦和欧洲业务人员需要固化。

裁员的、等待“接盘”的

三、欧盟药品管理局(EMA)和欧洲银行管理局(EBA)已决定将总部迁出伦敦

除了金融机构,日本电子科技公司富士通11日也宣布在英国裁员1800人,裁员人数相当于其英国员工总数的18%。日本企业在英国6月公投前曾警告称,“脱欧”将损及英国的就业和前景。

英国脱欧的后果逐渐显现出来。2017年11月20日,27个欧盟国家通过投票为两家总部位于伦敦的监管机构选出了总部新去处:欧盟药品管理局(EMA)将落户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而作为欧洲银行的监管机构,欧洲银行管理局(EBA)决定将在2019年3月前把总部从英国伦敦迁往法国巴黎。

不过,富士通称,此次裁员是其欧洲、中东、印度和非洲业务实施转型计划的一部分,与英国“脱欧”无关。“这些变动绝对与英国决定退出欧盟无关”,富士通称,“富士通致力于英国业务,并对英国经济继续增长有信心。”多家企业在英国削减业务,从中可见各大跨国企业对英国商业信心不足,金融业首当其冲,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

据悉,欧洲药品管理局是世上最大的药品监管机构之一,雇用来自欧洲各地的900名药学专家、生物学家与医师,共有19个城市参与到了“落户地”的竞争当中。而员工数共159人的欧洲银行管理局则面临较少角逐者,共有8个城市希望它能搬到当地。这家银行监管机构以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对欧盟金融部门定期进行压力测试闻名。

此外,还有许多位于伦敦的大型跨国银行及保险公司,整个夏天都在忙于分析,一旦英国“硬脱欧”,是否还能维持业务顺利运作。除非英、欧双方能谈妥较平顺的过渡安排,否则从2019年3月起,金融业将不能从伦敦进入欧洲单一市场。

这两家两机构总部皆位于伦敦旧港区(Docklands)商业区。但按照规则,这些欧盟机构总部不可设立在欧盟之外,必在2019年3月英国脱离欧盟时随之迁离。

图片 3

四、华尔街大银行开始将部分业务迁出伦敦

欧洲不少城市虎视眈眈,想接收从伦敦金融城迁来的金融机构和就业机会。德国包括法兰克福在内的金融中心早已是许多金融机构欧洲地区总部的所在地,因此掌握优势。

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之后、“逃离伦敦”成了国际投行必须考虑的决定。许多在英国的银行计划将业务从英国转移。在伦敦设置总部的金融公司已经纷纷就英国退出欧盟后如何继续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做出应急方案。各大国际公司一边增加原来在欧盟成员国办事处或分公司的雇员数量,一边裁减在伦敦的员工岗位。

欧盟十大银行中的七家和十大寿险公司的六家,都在法兰克福设有分支机构,法兰克福拥有充分的专业能力及基础设施,扩张条件最佳,另一优势是欧洲央行也设于此地。银行业方面,法兰克福最强的竞争对手是卢森堡,其次是爱尔兰都柏林和法国巴黎。

英国“脱欧”后,若干个欧盟城市摩拳擦掌,公开提出要打造下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其中较有竞争力的5个城市分别为巴黎、法兰克福、布鲁塞尔、阿鲁斯特丹和都柏林,而其他屈居二线的城市包括米兰、哥本哈根、维也纳、波恩等。